站成一种姿态
文艺男人
2021-04-25 08:44:41
高三
其他

生活在这一个巨大的星球上,每分每秒我们无不在经历着沧海桑田,这里或许是新生的喜悦,那里却已是生死相隔的悲凉。

我们同行于伟岸的不朽,但我们不能放弃姿态,不能放弃站立,因为这是我们作为生命,崭新的独一无二的生命的尊严。

星河淡漠,康德说他仰望星空,但哲言中只有崇敬,没有卑微;赤壁泛舟,苏子说他畏于自然,但赋中只见潇洒,未见颓靡;花开花落,泰戈尔说他崇拜世界,但诗中只有烂漫,没有屈膝……千年莫过一叹,叹的唯是那人生短暂,悲的唯是那老时的一点阑珊,没有屈服,没有软弱,更多的是一中生命的姿态,更多的只是一种掷地有声,只甘同情不甘依附的风骨。

拿出姿态,我们才可活的安然,大丈夫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即使渺小,也应保持站立,即使不可比肩,也应在姿态上与之对等。扬州三月,史可法立于城头,故国大势已去,但他心中的恨却万般难消,何能使我大汉子民屈膝于蛮族。腰中长剑愈发冰冷,心中气血越发翻涌,同样如此的还有那扬州数千百姓。黑云远远的向扬州城覆压过来,扬州的宿命也已落笔,但是虽身不能至,后世书生亦是从寥寥数言中看到那刀光剑影,看到那一以当十,不畏生死的不去背影。将士喋血倒下,笔者却恍惚间看到一个光影巨人从城中升起,巍然站立于天地间。那意气风发,击鼓迎战,何处不是维扬子民风骨的体现?维扬三月,引的后人千古不加多言,唯有赞叹。维扬的坚持也并非无意义,将士之血并非白流,相反他珍贵,崇高,是一块精神丰碑,是数千军士对国家最真挚,最热烈的爱,是一个名族危难时应拿出的一种姿态

没有姿态,一个人的一生又是怎样,少时没有李白仗剑走天涯观天下的豪气,难以有为。中年不可见陈子昂登山望远的义气情怀,泯没众生。老时不会有苏轼一尊还酹江月的旷达情怀,空唱黄鸡。希尔罗德花三十年长路慢行,才换来一本巨著《历史》,如此光辉定是于一个尚且连独立站起都无法做到的灵魂中发现的。

事实上,我们多数人都是倾倒于世事,找不到自己的可怜人,我们多只是做了一辈子匍匐的影子,面对人生,面对无法比肩的不朽选择匍匐,始终不敢从前人手中接下那些沉重的思考,去思考我们从何而来,去向何方。

站着的,终究是少数人。

生如夏花,死若秋叶。或许活着是轰轰烈烈,不惮于行走,站立,他日随风而去,我们才可无悔的去拜谒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