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人圆时
作风高深
2021-07-15 04:41:06
高三
其他

我心目中的中秋,有身着白衫的太白在半醉半醒之间映月而歌。

我心目中的中秋,有举杯对月的苏轼在孤寂清冷时愿天团圆。

我心目中的中秋,有悔偷灵药的嫦娥在寒冷的月宫望向人间。

我心目中的中秋,有洋溢着喜悦之情的人家把祭月的供品配上香烛,满载大大小小的心事,虔诚地望向婵娟……

又快中秋了,我们的中秋还剩下什么?是各种媒体用冷冰冰的铅字打印出的“中秋快乐”还是市场上“穿金戴银”的月饼,抑或是一栋栋豪华别墅中,一个个望穿秋水的苍老背景落下的落寞眼泪。

在我还不明白中秋含义的时候,我很喜欢中秋。幼稚的心灵,当看到月芽儿慢慢饱满明亮,我会跟着一起饱满,一起明亮。父母总是很忙,但今天不会。他们会在晚饭后早早地摆上供品香烛,然后告诉我要“祭月亮”了。我似懂非懂,只是用渴望的表情看着烛光下闪着光泽的水果,向月亮宣布自己对它们的所有权。

如今想起来,那样的画面真的很美,一家人看着月亮,眼睛被映得很亮,很亮。

当我懂得中秋代表团圆的时候,我却迷惘了。中秋之夜我只能独自一人,无意识地看着电视里热闹的中秋晚会。不时飘过记忆深处“祭月亮”的地方,愈加落寞。

前两年过度包装的月饼事件,则令我的心更加寒冷了。月饼失去了它温暖的意义,当各种名贵的馅料充斥其间,当层层叠叠金银外壳将其深深覆盖。月饼便不再是月饼。庸俗的社会风气终究将中秋最后的温暖毁灭。月饼成了一个个被动的示众者,人们不需要品尝,在意的只是一中形式。

中央台有一则公益广告,团圆的日子里老母亲兴致勃勃地准备着晚饭,期盼的心等来的却是儿女们不来的消息,老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对着闪着雪花的电视机,冰凉的不止是满桌饭菜,还有母亲的心。中秋佳节,越来越多的父母成了这个落寞的老人。从几何时起,那明亮的月光,与之交相辉映的早已不再是一家团聚时的欢声笑语。清冷的月光,映照着一张张期盼的脸庞,游子们荒芜的归家之心啊,何时才能与月同亮。

这个中秋,月亮又该饱满明亮了吧!我心目中的中秋节,即使没有李白,没有苏轼,也该有一家人快乐温暖的笑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