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难忘的眼神
作风高深
2021-07-31 10:10:00
初二
记叙文

一个眼神,融入绚烂的梦。时光定格,浅笑安然,人生一场,难忘。

入古巷,是一地的寂静。屋檐上欲滴的露水,折射出四周逐渐泛黄的门庭。小巷深深深几许啊,往昔在曲曲仄仄的青石板路上徘徊,过往的繁华被巷外沧海桑田的变迁渐渐泯灭。

巷子的拐角,一个老奶奶独坐藤椅。金边的老花眼镜在朱红的纸上聚焦了一个闪烁的光点。暗黄色的手指夹着一把有着淡淡锈迹的剪刀,隐喻着流年的风韵。我走到她身旁:“奶奶,您这是在剪纸吗?”她抬头,花白的头发下,一双眸子闪烁出一丝惊喜,若三五点星辰在夜空中留下了耀眼的光晕。“是的。”她舒活舒活手腕,“我剪给你看看吧,孩子。”她的目光凝聚在纸上,眉宇间气定神闲。阳光如片片羽毛,落在她的脸庞上,是一种澄净的诗意。

她运刀沉稳、老练。一方红纸,刀刃行云流水,偏转折拂,剪刀的咔擦声如树梢在与风絮语。一片片红色碎纸散落在青色的石板上,似一朵朵花,绽放在尘世间最后的净土上。时间在这里放缓了脚步,世俗的一切纷纷攘攘都被冲刷干净。她的目光炯炯有神,专注的瞳仁如玉石般闪烁着动人的光。

突然,她嘴角微动,打破了这片宁静,目光中有一丝失落,说道:“现在啊,喜欢剪纸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手艺,还是我跟爷爷学的啊。”我看着她手上快成型的剪纸作品,心中不免泛起一丝涟漪,我点点头,却说不出话来。她的眼神似深秋的梧桐叶,蔓延着淡淡的忧伤,使我心中顿生一阵淡淡的疼痛与伤感。

“好了!剪得怎么样?”她拍了拍我的肩,用一种有些嘶哑但柔和的音调说道。我接了过来,只见一株牡丹在红色的纸上含苞待放,花纹疏密间流露出动人的风华。她看我,那乌黑的瞳仁如贝加尔湖的水,平静,纯澈,但又隐含着波澜,有对自己作品的得意,有对后人传承剪纸的希翼,也有对剪纸即将失传的担忧,更有对世间巨变的感叹。那眼神包含了太多,如一本深奥的书,需要我细细解读。

细看着张剪纸,心中感慨良多:冰冷坚硬的剪刀与柔软的纸,竟然可以产生如此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刚柔并济,难道不是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最好的诠释吗?“奶奶,您的剪纸真好。”我叹道。她又一次笑了,目光中充满了希望,如一道流星划过星空,点亮了我心中的火炬,“谢谢。”从她的目光中,我又感到了那对艺术的执着与热爱。

出古巷,又是纷扰的人群。但那一抹眼神,沉淀在了记忆深处,留下了清晰的影像,需要我用一生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