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秋
静已思之愈浓
2021-07-07 06:36:12
高二
其他

这两天气温骤降,长辈备好了厚衣服,说是冬天要来了,可是分明上个星期还在焦阳下上体育课,俨然盛夏。

秋天,被生活胡乱地搪塞过去。它被看成夏天的尾声,舍不得对渐渐褪去的热闹放手;它被看成冬天的前奏,为即将到来的寒冷担忧。没有人认真对待秋天,只把它看作一个过渡的季节,匆匆忙忙地过去了。

夏冬之交的秋,好像月假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追忆着已经过去的愉快月假,或者为即将到来的新的学习而紧张焦虑。可我们却从未想过现在,从未想过这个晚上也同样美好。于是我们在失落和焦虑中浪费了一个个月假最后一晚,就像浪费一个个秋天一样。

日本作家太宰治说,秋天是最好的练习活在当下的季节。

不是夏的尾音,不是冬的前奏,秋,是一个完整的、美好的、独立的季节。既然活在秋天,就该抛去冬夏的念想,认认真真地追逐秋天。德国记者尹娜。哈尔特维希曾记载北京三里屯的秋天:很多人拾起地上火红的落叶,用智能手机或高清相机拍照。清洁工去那里清扫落叶倒入垃圾箱时,他们惊叫起来:“天哪,这是垃圾吗?”这篇稿子的标题叫《很多中国人在城市追逐秋天》。追逐秋天,不是追逐未来,而是追逐当下,追逐脚边的一片落叶,追逐窗前一只很丑的蝴蝶,追逐透明的蜻蜓北飞的雁,追逐只属于当下的那些瞬间。

秋天,该收获的已经收获,该失落的已经失落。过去的都过去了,要来的还没来,你一无所有,却又无可失去,仿佛一下回到原点,生活从当下开始。当秋色平静地穿过城市,怎么也该要追一追的。郁达夫先生千里迢迢,从杭州赶上青岛,从青岛赶上北平,就为了来看一眼“故都的秋”他甚至写“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对于洒脱如郁达夫者,若能留得下现世的秋色,又何念着未来的三分之二寿命呢?

我虽比不上郁达夫先生的潇洒,这样好的天气,学业虽重,也要出去走走。天气是这个世界的气氛,仰望又高又远的天空,清爽,清凉,清明。

秋天,仿佛是世界突然意识到自己该安静下来了,把我带到了吵闹的生活之外:没有巨大的烦恼,也没有特别高兴。以前走过的青葱岁月已如云烟,前方的路又云雾缭绕,但是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一切想做的事,想走的路,想爱的人,都可以重新开始。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忘掉盛夏与寒冬,拥抱秋天,拥抱当下的生活,大概是这个季节我们唯一能做的事。

今天是国庆小长假最后一天。上午写完随笔,中午去看许久没见的爷爷奶奶,晚饭前剪头发,睡前看书。这就是我追逐秋天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