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姑父作文(实用8篇)
墨染安然
2023-06-17 00:47:38
四年级
其他

我的姑父作文(1)

随着大姑的一声“你走了,留下我可怎么办?”的哭声及呐喊声以后,所有人的眼泪都抑制不住了,而我的心,也在这一刻被活生生的揪痛,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簌簌的滴落下来……

我们此刻的眼泪仿佛不是为他流的,而是为活着的人流的,是为了我的姑姑流的,逝者就这样安详的去了,他此刻已经不懂得疼痛,可是留下的活者却是最最令人可怜的,俗话说的好“少年夫妻老来伴”即使在孝顺的儿女也是抵不上两口子的相依为命的,而经,所有人感受到的悲痛都是暂时的,只有大姑会越来越感觉到不适应,越来越难受,希望她能够挺过去。

我的大姑父,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特别讲究的人,说讲究其实也就是比较传统,也许是深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吧,在家里他的地位是绝对不允许撼动的,即使自己的儿女,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是得下跪赔不是的(包括儿媳妇),在我们这里总觉得这样的他有点过分,我们是无法接受的,但是也许这就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吧,在这样的一种教育方法下,看到他们的子女们也是比较团结和睦,守望相助的。

大姑父给我的另一个印象即是爱热闹、爱开玩笑,特别是和我的婶婶们,以前的正月或者遇到什么事业上总是能听到大姑父和婶婶们的互相斗嘴,尤其是候婶婶。小时候的我不懂得那是开玩笑的话语,就记得有一次大姑父和妈妈说你做的这饭不行呀,一看就不想好好招待他,我当时听着就特不受用,满满一大桌的上好菜式,别人都说挺好,凭啥你说不好,妈妈也在和他不住的对说,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大姑父一贯的作风,喜欢那样的方式和他们的弟妹们开玩笑,瞬间觉得他也是一个可爱的人!

大姑父还有一个拿手绝活,那就是包饺子,总觉得他包的饺子那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了,只是当时没有那样的条件拍下几张做一个纪念,如今却是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一个男人包出的饺子那么的小巧玲珑,足以证明他也是一个心思特别细腻敏感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再那时那刻,说出让姐姐照顾大姑的话,那样的话听着就让人觉得特别伤感,仿佛在冥冥中他已经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而那时那刻,他最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陪伴他一生的爱人,而这样的嘱托现在想想却也是让人异常难受与不忍的。

这一两年,坏消息总是不断的出现,而我们的亲人们的年纪也是在逐渐增大,真的希望逝者安息,生者健康!


我的姑父作文(2)

历史在我二爷爷身上浓墨重彩地划了一笔,封建思想根深蒂固。为了生儿子,他一连生了四个女儿,却赶上计划生育,只得东躲西藏,最后还是被罚了个底儿朝天,要不是二奶奶寻死腻活,差点儿去抱养个男娃。

想到以后没儿子养老送终,可愁坏了二爷爷,后来终于想了个好办法——给他最疼爱的小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女婿啥都好,地里能做活,屋里能洗衣、做饭、打扫,家里家外几乎一手包,乡里乡亲都竖起大拇指直称赞,一点儿也不比儿子差。让二十多年直不起腰的二爷爷很是长脸,说话时嗓门儿都高了几个分贝。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女婿爱唱戏。地里干活的时候唱,洗碗、拖地的时候唱,有时候上茅厕也要哼上两句,简直如痴如醉,走火入魔了。

二爷爷是个老古董,认为自古以来人三分三六九等,戏子为最下等。而越是唱得好的,越受人捧得,越不像个男人。整天化成个女人,尖着嗓子拔着音儿搔首弄姿,二爷爷越看越觉得他“娘”。于是严令禁止小堂姑父登台演出。二爷爷不仅是个老顽固,还是个一言堂。他决定的事儿谁都不准上诉,只能执行,执行,执行!否则他会脖颈青筋暴起,怒目圆瞪,咬牙切齿地恐吓你老死不相往来,连我爷爷——他亲大哥都要忌惮他三分,以至于他的大女婿和二女婿都拒绝上门了,默默地远离他。

可惜堂姑父身段软,性子却硬得像根钢筋。每每二爷爷拦着他出去唱戏,他都会两手叉腰,脚尖儿踮起,身子前倾,翻着白眼顶回去:你个老古董,你个老顽固,封建阶级残留毒害……只可惜台上的一唱三叹完全发挥不到生活中去,于是周而复始几个春秋。直到堂姑一连生了两个女儿后,二爷爷终于爆发。还在医院里,他就指着堂姑父破口大骂:你个没用的娘娘腔,男不男女不女,怪不得给我老杜家生不出大孙子来。

我们这些亲戚在外面尴尬的大气不敢出一口,堂姑姑在病房里抱紧刚出生的小堂妹默默地流泪,大家都以为堂姑父要爆发了,他也确实摆好了架势,没料到堂姑姑的一声哽咽的轻唤,堂姑父一下子焉了,插着腰的手无力地垂下,脚跟重重地落地,脸上的`神采一点儿一点儿的褪去,像一只斗败的公鸡缩成了一团。至此,二爷爷取得了绝对的胜利,我再也没见过堂姑父唱过一句戏文。

很多人都说可惜了一副好嗓子,余音绕梁,虽不会夸张到三日不绝,但娓娓动听还是够得上的,我爷爷每每提及此都会叹一口气,说:家庭和睦,总有人要付出一些代价,哪怕是割肉般的痛,这就是大人。所以,我不想长大,但人总会长大。 爷爷也会老。十二年后,二爷爷病魔缠身,不久便一睡不起。在他弥留之际,他当着所有亲戚的面,告诉堂姑父:我活着就不允许你唱戏,老子膈应!瘦的皮包骨的二爷爷说出这句话还是中气十足的。堂姑父只笑笑点了点头,却不料二爷爷下句话似漏了气般的无力,垂着眼睛小声道:不过我死后你可以拉着你们那个破戏班子唱上几首,就当热闹乡亲们了。

那天,堂姑父有没有很震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给二爷爷办丧事时,堂姑父没有叫他以前那个戏班子,只身一人,站在高高的草台上,用他那早已沙哑的嗓音唱着我们这个时代并不熟悉的戏曲,从白天到晚上,从乡亲们热热闹闹搬着凳子来凑热闹到大家伙这个抹泪那个相劝,直到他完全发不出一点儿声。以前我不懂堂姑父的妥协,现在终于懂了,这就是爱啊,只可惜二爷爷懂得太晚。


我的姑父作文(3)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让我一生……”小的时候,这首歌时常回荡在我的耳畔。

早晨,我蜷缩在温暖的被窝中,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一阵秋风吹来,让我再次拉紧了被子,心里更不想起床了。“吃饭了……咚咚咚……”姑父在厨房喊道,锅碗瓢盆与案板碰撞的声音一并传来。听到这些,我便快速穿衣服,急急忙忙去洗脸了。哎!姑父可真辛苦啊!

看着桌子上热腾腾的饭菜,不禁对姑父心生感激之情。在前天的散步中,姑姑无意间提到了姑父,并说:“你姑父和你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是对你却如同对自己的孩子一般,要是再不好好学习,你对得起你姑父么!”我心中一震,今后可得更加努力,要是在学习上对不起姑父,那不就是白眼狼么。

饭碗中的热气续续不断地往上升,最后消失在灯光下,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了姑父又开始忙碌的身影。

姑父手中的活从来没有停止过,忽然他停下来对我说:“今天外面的雨下得很大,走时千万不要忘记带伞,路上要小心点,注意安全。”说完,姑父转身走到屋内,不知又去忙什么了。我的眼眶中不由得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吃完饭,刷了碗,拿起雨衣便向补习班赶去。刚出门,一股妖风就从顺着我的袖口钻进来,随即打了一个哆嗦,大脑神经命令我赶快裹紧衣服。

一粒粒豆大的雨珠砸向树叶,叶子承受不住重量便赶紧弯下了腰。地面仍没有显得特别滋润,人们都在雨中享受着快乐。路上,我还在想着,姑父你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会吧!坐在补习班的教室里,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了十二点钟。

刚回到家中,就感到一股热气环绕着我,不一会儿,全身都变得十分温暖。我快步走向厨房,去帮忙洗菜,希望可以减轻姑父的负担,我打开火,姑父便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我,水开了,他便将面条丢进了锅中,原本沸腾的水面一下子就变得风平浪静了……

吃完饭,全家人都在休息,于是我便烧了一些水泡了一壶茶,返回客厅一看,只见姑父斜靠在在沙发上,脸上挂淡淡的笑容,已经轻轻地打起了呼噜!

我不愿打搅他,就从屋里拿来条被子,轻轻地搭在姑父的身上。姑父你累了,就好好歇会儿吧!

河南省沁阳市外国语中学初二景子浩


我的姑父作文(4)

记得那一年我还在工厂当工人,有一天车间同事拿着一本《解放军画报》来到我的跟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把画报递给我。我一头雾水的看着她,她笑着对我说:“你翻开第n页看看!”我翻开那一页,她指着画报中间上方的一幅画让我看,画面上一位英俊的解放军教官正在指导战士打枪,我有些愣愣的。她对我说:“这个就是你未来的姑父!”她的话一出口就让我的眼睛放大了好多倍,我惊诧地看着她,口里不由自主地问道:“你从哪里听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她把画报拍了拍笑着走开,回头对我说:“你马上就会知道的!”

我看着那本画报上的军人,暗自说道:“也还蛮英俊的!”心中便有些喜欢上了这位军人。

不一个月的一个星期日,小姑真的带了一位军人——就是那画报上的军人到我们家来。一进门,小姑就向我母亲介绍,那位军人站在一边笑容可掬,不时点点头。军人就站在我们面前,1米76的个子比画报上显得更加英俊潇洒。看我母亲满脸微笑的样子,就知道她挺满意的。

不久这位军人成了我们的姑父,后来小姑随军到了山西的阳高县,姑父就在阳高一个部队农场任职,小姑也就到县幼儿园任教师,那时我的母亲已经去世,我也结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记得1986年7月中旬的时候,小姑打电话要我们去阳高玩,说是看看姑父的农场。看着女儿马上要上小学了,以后女儿读书就很难带她出门游玩,欣然接受了邀请,和妻子一道请了年休假带着女儿坐火车去到阳高。这是女儿第一次出远门,说是去看姑爷爷、姑奶奶,她简直兴奋不已,一路有说不完的话。

火车深夜到达阳高站,下车的旅客寥寥无几,一下车便看见姑父笑呵呵地在站台前迎接我们,接过我们的行李带着我们不几步就到了他们的家,二弟一家三口也去了。

这是一个平房小院,大概有十来户人家,是部队农场家属院。去后小姑对我们说,这个月是你们姑父40岁生日,把你们喊来就是要让他高兴高兴。我们也真看出来由于我们的到来,姑父确实是很高兴的,给我们买回好多好多的水果,带我们到他的营房去看,还陪我们钓鱼,只要我们高兴。

那一次由于姑父公务在身,小姑带我们游玩了五台山、悬空寺、应县木塔、大同上、下华严寺等名胜古迹。

1996年8月份,姑父已经转业到大同大学(雁北师院),为庆姑父50岁生日,我的父亲、大妹大妹夫一家、二妹二妹夫还有二妹夫的父亲、小妹和小妹夫、我们一家三口一共10来人去到大同。这么多亲人来到大同,姑父更是乐不可支。陪着我们玩陪着我们乐,带着我们参观他们的校舍,逢着同事就说是老家来的人。

时间过得真快,姑父退休赋闲在家也有10来年了,跟着儿女们经常奔波在火车上,照看着儿女的孩子,闲时钓钓鱼、种种菜,也不亦乐乎的。一晃我们也都退休在家赋闲,一想到今年8月姑父就该做70大寿了,我这个做侄儿的从内心里祝福姑父寿比南山身康健,喜笑颜开乐陶陶,热热闹闹享天乐,舒舒服服度晚年!


我的姑父作文(5)

我从小就不跟父母住在一起,但是我并不缺少父爱,因为姑父给我的爱就像父亲一样深厚。

自从八岁开始,每一个星期六早上,不管刮风下雨,姑父都会雷打不动地送我乘地铁去静安寺上素描课。

这星期,姑父刚做完肩膀的手术。可是,星期六又来了,我让姑父休息一个星期,我自己去。可是,姑父说什么也不同意。硬撑着送我去少年宫。六号线平时就非常的挤,今儿个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存心跟姑父对着干,人挤得前胸贴后背,我和姑父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显然人们挤到了姑父的伤口,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许许多多的冷汗,但他强忍着,一直用手护着我,不让人群把我挤伤了。

终于到世纪大道站了,改换成2号线了。2号线相对来说比6号线空了好多,我们进去的时候正正好好有一个空位,姑父就让我先坐到座位上。我看了看姑父的样子,说:“您先坐下吧,您有伤!等会儿我上课一直都是坐着的所以站一会时间是没关系的!”姑父摇了摇头,微笑着说:“不用了,医生不是说我要多锻炼锻炼的吗!正好用这点儿时间好好锻炼。”说完,把我轻轻按到了座位上。终于,静安寺到了,和以往一样,姑父生怕我被人群挤散,牵起了我的手……

感谢姑父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让我感受到了父亲一样的厚爱,感谢姑父和姑姑,让我一直拥有家的温暖。


我的姑父作文(6)

矮矮的个子,小小的眼睛,挺拔的鼻梁,上面架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六十多岁的模样,说一口地道的上海话。这就是我的大姑父——什真姑父。

大姑父的耳朵有点聋,每次我到大姑家去玩的时候,有事找大姑父,我都要站在他的面前,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地叫他,“大姑父!”他才会“嗯”地应一声。

原来,大姑父在读大学的时候,得了急性的鼻炎。在用药时,买了一个劣质的药,结果非但鼻炎没有治好,还落下了耳聋的病根。耳聋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大姑父急得在杭州各大医院间奔波,他各处拜访名师,求老药,但还是没有治好耳聋:药物性耳聋是不可逆转的,这对大姑父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难道这是我的命运?老天爷对我竟如此不公平。”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他曾无数次痛苦地问过自己。最终大姑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决心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他更加珍惜学习机会,付出比常人多好几倍的努力,克服了耳聋带来的种种困难。上课听不清老师讲的内容,课后就问同学借笔记抄。终于,他作为那一届成绩最优秀的学生之一毕业了,并进了杭州的一家公司,成了国营大企业的一名管理人员。

工作了,大姑父同样以他自强不息、坚忍不拔的精神克服了耳聋带来的不便,并且比其他人更优秀、更出色。

虽然大姑父学的不是信息技术专业,但他却是公司里最早会用电脑的人。早先的时候,人们都是用手工记账的,这种方法费时费力,而且每个月底还要为对账这件头痛的事加班。大姑父经过几个月的潜心研究,搜集资料,向专家请教,成功编写出了一个名叫“往来款管理”的软件,得到了公司领导和同事们的赞赏,并在实际使用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就这样,他靠着“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获得了一步步地获得了成功!

这就是我的大姑父。一个耳朵虽然有点聋,但毫不气馁,反而比同龄人学会更多的东西,创造更高生命价值的佼佼者。

我由大姑父联想到了其他更多的残疾人,想到了正在浙江杭州召开的20xx年全国残疾人运动会,想到了那些正在运动场上努力拼搏、“身残志不残”的勇士们。我从内心深处深切地感受到:每一个生命都是可以传唱的歌,可以流动的诗。健康人是这样,残疾人更是这样!


我的姑父作文(7)

疫情爆发初期的一个晚上,身为政府人员的姑夫平淡地对姑姑说:“我去下单位。”说完就开始收拾行李。

姑姑紧张起来,担心地说:“现在疫情严重,去单位你收拾行李干嘛?”

“我去参加防控工作,接触的人多,可能有一段时间回不了家。你们都在家待着,不要乱跑。”姑夫压抑着情绪说。姑姑的眼圈红了起来,不再说话,默默地替他收拾好行李。

姑父对我们说:“我走了,你们在家好好的。”我们也嘱咐着姑父注意安全。姑姑送姑父到门口,说了句:“等你回来。”她将所有情感都寄托在这四个字中。

这一天晚上,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我兴奋地问妈妈:“等雪停了,我可以出去玩嘛?”没等妈妈回话,姑姑温柔地说:“不可以哦,外面形势严重。”我只好乖乖坐在窗边看雪,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姑父这会在做什么。正这样想着,我听到“滴滴滴”的手机按键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姑姑在打电话给姑夫。电话终于接通了,“你怎么才接电话,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别人都知道报平安,这么多天,你怎么一个信都没有,今天下大雪了,收不到你的信息,我更着急了。”姑姑喊道。

“没办法,没时间,今天又下大雪,更忙了,不要担心,等疫情结束后,我马上回去。”姑夫安慰着姑姑。“嗯嗯,是我情绪失控了,你注意安全,不要累坏自己,外面下雪……”姑姑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这件事又要请你处理一下,你有时间吗?”“好的,等一下。好了,我不多说了,去忙了,注意不要乱跑。”姑夫匆忙说道,没等姑姑回过神来,电话就挂断了,整个通话过程不足一分钟。

直到今天,姑夫仍未回家,听说他那边事情挺多。


我的姑父作文(8)

姑父离世时,年仅37岁,前来瞻仰遗容的人无不痛心疾首:多好的一个人啊,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走了呢?姑父生前是个老实的人,只不过性子烈,好酒不贪杯,有时脾气来了,简直就像匹脱缰的野马。但是,姑父的脾气总拗不过姑姑,没人说他“妻管严”,姑姑也并非是“母老虎”。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姑父是深爱着姑姑的。作为晚辈的我,不敢去乱加评论他们之间的这种爱,总之,我也是明白的,姑父对姑姑的这种爱是甘愿倾之所有的,也是至真至纯的。姑父21岁那年,姑姑刚满20,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与姑父远走。当时的我尚为年幼,只知道一向疼我的姑姑突然不见了,还记得我那时拽着母亲的衣角,哭着喊着要姑姑“抱抱”。在那之后的一年里,姑姑音信全无,家里人对她的`惦念也大都忘却了,只有爷爷整天唠叨:“阿芳,这个不孝女啊!”在大家都快忽略了姑姑这个人时,姑姑却回来了,她领着姑父,还带着比我小两岁的表弟。爷爷和奶奶并没有生气,只是嘴中念叨着:“回来啦,回来了就好!”我当时谈不上高兴,只是至此有了一个整日陪我做伴玩乐的小家伙,我的地位开始提高,姑姑在回来的第一天就告诉我:“立伟,你现在是大哥了,要照顾好弟弟啊!”在那之前,我几乎没见过我的姑父,那天,他抱起我,把我凑向表弟面前,说:“祥祥,快叫哥哥!”那时的表弟还只是个牙都没长齐的小宝宝,我一下子觉得自己高大了许多,再看看眼前这个男人:浓浓的眉毛,衬出脸部的瘦削,细看之下,眼角深处仿佛不可窥探的一汪明水,我开始喜欢起这个男人来。爷爷没有再放姑姑走,当然也留下了姑父和表弟,并且还为他们补办了婚礼。我知道,爷爷和奶奶同我一样,开始欣赏起他们的女婿来。姑父,这个总觉得莫名出现的男人,从此进入到我的生活中来。我记得,他总是不厌其烦的回答我问他的问题。譬如,我曾幼稚地问他:姑父,妈说我是村前的垃圾堆里捡来的,真的吗?他笑笑,回答我:你知道吗?祥祥是从哪儿来的?我来了兴趣,拉着他问,他告诉我:祥祥是你姑从煤堆里刨出来的。我听完大笑,说:怪不得,祥祥那么黑啊!他摸摸我的小脑袋,指着我脏兮兮的袖口说:这就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小孩,你自己看看!我撇着小眼睛看他,跑开了。姑父的文化水平不高,谈不上是知识分子,有一次,我问他文学题目:姑父,“三个臭皮匠”后面是什么啊?他放下手上的活,想了想:这个,姑父真的不知道。我不饶他,非要他说,没办法,他编了一句:三个臭皮匠,臭味都一样。我听了,也顾不得嘴里吃着东西,笑了起来,结果喷了姑父一脸的面包屑。大多时候,姑父都在陪姑姑,甚至为此还学了一身厨艺。我记得,在姑姑生气或者因为什么事不快乐时,姑父总有一套措辞:老婆最大,儿子第二,老公,炒菜做饭、洗衣刷碗一把揽;全家不许犯错,老婆错了,就罚无条件享受笨老公的伺候,儿子错了,就罚考试考第一,不得有误。最后还会补一句:哈哈,我公平公正吧!这并非是花言巧语,我知道姑父也都一一落实了。姑父对姑姑的爱就像一盏永不灭的灯,越点越亮,但没有人能料到,这盏持续点了十余年之久的灯在一朝居然碎了,但是,灯能碎,心不死。就算姑父和姑姑不能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他们的这份情也会成为一段佳话。在我看来,他并不伟大、并不高尚、并不无私,但他确确实实就是全天下好男人、好父亲、好丈夫的典范,他用自己短暂的一生诠释了一个叫“爱”的动词。愿姑父泉下有知,保佑姑姑和表弟一生平安!

高一:崔立伟